快捷搜索:

新晋亚洲小姐的荣誉与压力!王霜已继承老女足衣

王霜

来源:足球报

特约记者陈清扬玛斯喀特报道 23岁的中国女足国脚王霜当选了2018年度的亚洲足球小姐。她也成为继孙雯、白洁和马晓旭之后,中国女足历史上第四个获此殊荣的球员。从被提名“亚洲最佳青年女足球员”,到真正获得“亚洲最佳女足球员”,王霜历经了五年的成长;而距马晓旭上一次当选亚洲足球小姐,到如今王霜继承衣钵,中国女足等待了足足十二年。

颁奖典礼前,在阿曼玛斯喀特国际会展中心的大堂,走上红毯的王霜没有引发太多关注,在场的摄影记者需要到处询问,以确定她是否为当晚某一个奖项的候选人;而颁奖典礼后,不停地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找到王霜,向她恭喜的同时,不忘索要一张合影。

“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。”王霜坦言,她觉得自己还不是“亚洲最好的女足球员”。但“亚洲足球小姐”的荣誉,无疑会让王霜的名字,永久地被刻在亚洲足球的历史上。

喜从天降

“本以为是来见世面”

“完了,丢人丢到了全世界。”11月28日晚,走下亚足联颁奖典礼领奖台的王霜一脸懊恼,逢人便“哭诉”自己发表英语获奖感言的“惨痛经历”。不停有亲朋好友发来祝贺的微信,王霜全都以“噩梦”俩字加上好几个泪流满面的表情作为回复。

王霜本以为自己只是来“打酱油”、见世面的——她没有准备获奖感言,连出席典礼的西装,都是俱乐部统一发放的。在抵达玛斯喀特的酒店后,王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钻进健身房。下午,王霜在酒店附近的海滩上简单逛了逛,晚上又泡在了健身房里。

颁奖前夜,网上开始有小道消息弥漫,说央视特意更改了直播计划,王霜拿奖的希望大增。而在确定另外两名候选人熊谷纱希和科尔均没有来到现场后,王霜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一下:“该不会因为这样就颁给我吧?”

当王霜健身完准备回房休息时,有亚足联的官员问王霜,“如果获奖,你会用英文还是中文发表感言?”王霜这才愈发确信这个大奖很可能会“砸”到自己头上,顿时紧张了起来。她连夜写了中文的获奖感言,请朋友翻译成了英文,偷偷练到了半夜三点。

次日,原本决定要陪父亲好好游览当地名胜的王霜匆匆结束了浏览,躲进自己的屋子里继续念英语感言。“现在就感觉整个人都在发抖。”尽管发音和表达都已较之前一晚有了长足进步,王霜还是很紧张——她一会撒娇说“算了我还是中文吧”,一会又继续埋头苦练。每当有人想要帮她把发言稍微改简单一些时,王霜都倔强地拒绝:“我不!”——坚持不肯删减一个字。

盛大的亚足联颁奖典礼,成了王霜“一生中最紧张的时刻”。尚未踏入会场,王霜就手脚冰凉,不停念叨着自己要晕过去了。而当亚足联真的宣布2018年度“亚洲足球小姐”属于王霜时,她强行镇定地上台鞠了一躬,心里想的却是:“能不能只拿杯子,不念稿啊。”

王霜硬着头皮念完了生涩的英语感言。她准备了足足八小时,但一到台上,脑袋一片空白,什么都忘了。

尽管自认“丢脸”并到处娇嗔,但现场几乎每一个向王霜表达恭喜的国外嘉宾和工作人员,都对她敢于用英文发言而竖起了大拇指。“英语就是要敢说,何况我们都听懂了。我喜欢你的结尾——It’s just a begging!(这只是一个开始)”亚足联的新闻官向王霜狠狠握了握拳。

“我的第一次就这么完了。”颁奖典礼后的数小时里,王霜还在为自己没能“完美下台”而到处娇嗔。陪同的父亲刷到了王霜获奖的新闻,只要一播那段英语感言,王霜就捂着耳朵乱窜,一边大喊“别放了别放了!”

直到回到房间,把“亚洲足球小姐”的奖杯摆到满桌饭菜旁拍照时,王霜才从开始享受获得这一殊荣的巨大荣耀。“十二年了,十二年前我还是小学生呢。”王霜掰着手指感叹了一句。

“如果还有下一次,你还会选择用英语发表获奖感言吗?”

“会!下一次我会为自己挽回颜面的。哼!”这话刚说完,王霜自己笑趴了过去。

亚洲最佳

“这还不是最好的我”

当选亚洲足球小姐,是否意味着王霜已经到达了亚洲最好的女足球员这一高度?

“我觉得并没有。”王霜对此有着很清醒的认识,“2018年这一年带给了我很多惊喜和荣誉,但这并不是我表现最好的一年。我还能表现得更好,有更多的可能。但能够拿到这个奖项,也是亚足联对中国女足的一种肯定。”

国家队层面,王霜在2018年代表中国女足国家队拿到了亚洲杯的季军和亚运会的亚军,在国家队的核心作用愈发突出;俱乐部层面,王霜帮助升班马家乡武汉车都江大女足在6场比赛中攻入7球,拿到联赛半程亚军,随后登陆欧洲,为大巴黎出场12次,攻入4球、助攻4个,并制造了一个点球和一个乌龙(数据截止公布候选人名单时)。

与国家队成绩更为突出的熊谷纱希和科尔相比,王霜的表现算不上更出色,但也并不逊色。对于从专业衡量角度可能带来的质疑,王霜也能坦然面对:“肯定会有质疑。但我也不觉得自己比另外两名球员差,因为我只是刚刚起步欧洲的舞台。我还没有把自己真正的能力释放出来,给全亚洲、全世界看。”

据亚足联技术委员会的官员透露,今年亚洲足球小姐的评定是先由各国足协推荐候选人,然后技术委员会再对候选人进行评估。对于具体的评估,亚足联有一套复杂的评分系统,包括亚足联旗下的赛事等重要比赛都会被衡量在内。女足和男足不同的是,球员在非亚足联旗下赛事(如亚运会)和俱乐部的表现,也都会作为重要依据——即考量的是球员的综合能力。

“王霜配得上这个荣誉。她有着非常出色的技术,在欧洲有着广阔的未来。我看过她在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。”在闲谈中,亚足联主席萨尔曼表达了对王霜的欣赏。

给王霜颁奖的嘉宾,澳大利亚女足名宿莫亚·多德同样很欣赏王霜:“王霜和熊谷纱希、科尔一样,把亚洲女足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要知道,并没有多少亚洲球员能够在欧洲的顶级球队、顶级赛场有这么好的表现。”

事先让王霜把“亚姐”奖杯带回巴黎的俱乐部也在第一时间发社交媒体恭喜了王霜。当王霜表达了觉得自己获奖“不够理直气壮”的担忧后,大巴黎主帅埃乔弗尼给了她两个的拥抱,说:“没有这回事。你的表现不比任何人差,配得上这一切。”

“不管怎样,我觉得能够拿到这个奖项,还是值得开心和感到荣耀的。对我自己而言,我觉得明年的世界杯才是最好的时刻。我希望拿出更好的状态,去证明我配得上这个奖项和这个荣誉。”对于王霜而言,获得亚洲足球小姐,是她从18岁起就埋在心底的梦想。

“18岁那年被提名最佳青年球员的时候开始有了(‘亚姐’)这个想法。因为每一次外界对我的介绍,上面都会写‘被提名亚洲最佳青年球员’,而不是获得。所以18岁那年,让我认识到了,我有可能、我想要拿一届亚洲足球小姐,而不仅仅只是被提名。”王霜说,哪怕知道这一次自己并不一定能获奖,她也想来到现场感受一下,弥补18岁那一年的遗憾。

当梦想照进现实,王霜说,这只是一个开始:“大目标要藏在心里。小目标是先回到俱乐部,把联赛打好,好好把握住欧洲难得的学习机会。再就是明年的世界杯,我希望我们中国女足能够在贾指导的率领下,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这一代的奇迹和回忆。”

留洋巴黎

“自己的选择自己承受”

无可否认的是,踏入欧洲赛场,是王霜这一年的重要转折。

降薪一半多留洋,王霜说,她想给自己一个交代,拥有一个更大的舞台。“自从我加盟了大巴黎,我好像被全世界的球迷关注着。对我来说,这就是一种探险。在巴黎每打的一场比赛,只要我能够打得很出色的话,我就会被别人所记住。所以这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表演的大舞台。”三个月后,王霜觉得这个目标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,她开始慢慢被世界所认识。

王霜不是一个喜欢给自己过多压力的人。登陆欧洲前,她给自己设立的小目标,是从替补席慢慢学习,逐渐成为半主力、主力。但她仅仅用了两堂训练课的时间,就锁定了球队的主力位置。无论是在法甲还是欧冠,王霜都屡有亮眼的表现。

只是,自媒体泛滥的时代,很少有人看到王霜在场均造一球的完美数据,以及华丽的视频集锦背后,苦苦融入球队的艰难与挣扎。在很多的比赛中,王霜拿球的机会都很有限,表现更是无从谈起。她的防守是弱项,队友有时会抱怨,王霜听不懂,但能感受到,因为无法沟通,会愈发没有自信。刚去巴黎那段看似风光的日子,每天训练一结束,王霜就想赶紧离开基地,一个人躲回家。

“艰难肯定是有的。没有说,一个球员跳到另一个这么远、文化背景都不同的地方,能够很顺利在三个月就很好地适应。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。对我来说,困难还是有。但我自己确实挺幸运的,我在巴黎这种艰难的日子,能够不断通过进球或者助攻,来不断支撑自己,给自己恢复信心。”除了通过不停地刷数据,自己给自己心理暗示,王霜没有其他排解压力的办法。三个月下来,王霜压力大到内分泌失调,脸上长满了痘。

好在,与五年前不同,这一次的留洋,是王霜自己的选择:“如果我是因为别人的意愿,去踏上欧洲的舞台,我可能会恨他们。因为如果不成功,我从心里层面,可能是接受不了的。但现在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自己承受。”

王霜说,现在的自己在心态上更加沉稳了,懂得了必须接受很多不能接受的东西。融入球队困难,她就主动改变自己的球风:她会在场上更多地后撤主动要球,也会用更多的奔跑,来弥补防守上的不足。对阵里昂的焦点大战,王霜在场上的跑动距离达到了11公里以上,冠绝全队的同时,也突破了自己的极限。

如今,外界已经把王霜推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,王霜有些无所适从:“对我而言,每一步的惊喜都来得特别快。我是想一步一步拿到的,但这一下子,感觉所有荣誉一下子来了,但我的心理层面,还没有能力去接受这些荣誉带来的一切。”

但这一切已经来了,又能怎么办呢?“那就得接受、适应吧。不过我觉得也挺好的,这更激励我吧。可能是我自己把自己的能力想得太低了。所以这可能也是好事,能更激励自己,快一点承受所有的荣誉和压力。”王霜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